主页 > 常识精彩 >森林是公平的 >

森林是公平的

森林是公平的

绘本的字很少,画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幺?想那些字里没说的、有画没看清楚的。然后,原本觉得很贵的绘本,就值回票价了!

春天,空气中让我鼻子过敏的物质浓度不断上升。于是我总是期待週五和孩子们固定的登山行程,在盆地週围的郊山森林里找寻清净的空气,虽然经常还是走得脚酸。而且我其实有些害怕森林里五颜六色的毛毛虫,而春天却恰恰是最容易看得到牠们的季节。

通常是十多个孩子和同行的爸妈,孩子走在前头,像是探子,把一路上看到的点点滴滴用他们的笑声和偶尔的尖叫声传到后方。踩在山径上,顺着春雨的痕迹,又湿又乾的泥地,不规则的错落着,不想把鞋弄的太髒的孩子,会选择跳着走,还说自已是森林里的精灵,甚至忍不住唱起歌来。停下来休息时,他们则努力的低着头捡拾落下的果子、乾叶、枯枝,再组合成自已觉得很酷的玩具,就怕同行的朋友不知道自已的厉害!还有人特别喜欢观察动物,像是攀木蜥蜴、盘古蟾蜍……都是近郊森林容易看到的。

最近的一次登山,我们从永春岗走上六巨石山顶。回程的路上,看到柚子花开满了枝头,但春雨却也打落了满地。孩子把掉落的几瓣柚子香花带回家,满室的花香竟意外成为我的过敏原,终日喷嚏不停。我只好拜託孩子把香花放到楼下公园里,他们当然不肯,因为那是好不容易找到的。

就像绘本《酷比的博物馆》里的酷比,他把森林里自已喜欢的树枝、落叶、果子通通都带回家,满到多出来的收藏,让他自已也头痛不已,但是又捨不得扔掉的他,只好向奶奶求救。

其实,孩子都知道在森林里不能採摘树木花果,但是掉落在地的一切,他们都将之视为「森林的礼物」,要不是妈妈适时的制止,他们巴不得把自已当天看到觉得美丽的、好玩的全部带回家。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老鼠弟弟捡到的「蝉蜕」,他说:「妈妈,我要把这个蝉壳带回家,因为他的主人身体长大就走了。但我觉得这个蝉壳一定会想念蝉的身体,我把牠带回家跟我们住在一起,有个家,牠就开心了!」

绘本《我在森林有个家》说的就是一个关于森林里的动物们,想要有个家的故事。小猪、棕熊跟麋鹿想要住在一起,但是要怎幺盖一个适合彼此生活习性不同的家呢?于是动物们找了海狸,牠是森林里最厉害的建筑师,或许会有办法!

但是森林里也有盖得不好的「建筑物」,像是我们曾经在横岭古道上看到的一个圆顶镂空雕塑,既没有凉亭休息的功能,也看不出它与横岭古道的关连意义,但可以确定的是它肯定花了不少纳税人的钱!但是有天真的孩子说:「如果可以选,这个看起来很像艺术品的大东西可能也不想住在山里吧!我觉得它或许更想住在城市里,每天让很多人看到、摸到,它会更开心吧!」

除了观看孩子们在森林里的收穫,一路同行的我,在某次的登山行程里也因为偶遇了一只蛾而充分的感受到自然的惊喜。

那天,当我们走在山径泥路上,突然有只飞蛾停在我手臂上,我于是在不惊动牠的情况下,慢慢蹲下来,让身边的孩子有机会好好观察牠。不到一分钟后牠(可能)被孩子的鼻息给吓跑了,但如此近距离的对望,已足以成为那一天最美好的回忆了!

《森林祕境:生物学家的自然观察年誌》书中有段描述飞蛾的文字,正是那天我的心情!回到家,我忍不住再翻开这一页,并且在睡前念给孩子听。小狗哥哥听完后,只说:「森林是公平的,现在妈妈妳相信了吧?」

四月十四日


一只蛾拖着牠黄褐色的脚在我的皮肤上爬行,用几千个化学探测器辨识我的味道,牠的六只脚等于是六个舌头,每走一步都会有新的感觉。当牠在一只手或一片叶子上走过时,牠的感觉想必像是张着嘴巴在酒里泅泳一样。这只蛾显然对我的「风味」颇为满意,于是牠长长的口器便从牠那豔绿色的眼睛中间慢慢往下伸出,像一枝箭 一般,笔直的朝着我的肌肤射过来。碰触到我的皮肤后,牠那原本坚硬的口器顿时变得柔软,顶端朝着脚中央的方向往回捲。

──《森林祕境:生物学家的自然观察年誌》第 134 页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olin Pumfrett

《森林报:春之舞》

上一篇: 下一篇: